1. <tt id="u50uq"></tt>
    <tt id="u50uq"></tt><tt id="u50uq"><small id="u50uq"></small></tt>
  2. <tt id="u50uq"><tbody id="u50uq"><kbd id="u50uq"></kbd></tbody></tt>

      1. <b id="u50uq"><small id="u50uq"></small></b>
      2. <b id="u50uq"><small id="u50uq"><tr id="u50uq"></tr></small></b>

        1. <tt id="u50uq"></tt>

        2. 聯系我們|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辦公OA 微信
          您當前的位置是在:首頁 > 清廉甌飛 > 反腐視窗
          富了自己"負"了村民的村支書
          發表時間:2023-06-14 10:27:39    瀏覽量:369次    作者:    來源:

             “現在想想太不應該了,我以前一直是做生意的,真的不缺這個錢,怎么會要人家這點錢,太痛心了……”面對審查調查人員,江山市賀村鎮佛堂村原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周水明淚流滿面,為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深深自責和懺悔。

            以公權交友 權力變現初心變質

            軍人和商人出身的周水明曾是江山市一名優秀黨務工作者。他擔任賀村鎮佛堂村黨支部書記之初,該村集體經濟薄弱,村兩委干部工作沒有積極性,村民對改變村莊面貌的呼聲很高。一上任,周水明就向村民承諾:帶領全體村干部,努力建設好村莊,多為村民辦實事辦好事辦難事。

            為了改變村容村貌,周水明著手開展村莊環境整治。2013年,周水明欲采購一塊村口景觀石,便邀請熟悉市場行情的村工程施工項目老板姜某一同前往,當時姜某幫忙墊付了3萬元費用。安裝完成后,當周水明將錢支付給姜某時,姜某從中拿出1萬元現金送給周水明。見此情景,周水明先是一驚,他沒曾想過當村干部還能有額外的“收入”,短暫遲疑后又以“反正這件事兒也不會有人知道”的僥幸心理自我安慰。半推半就中,周水明收下第一筆權力變現帶來的“甜蜜”款。

            初嘗“甜頭”的周水明內心不再平靜了,有經商頭腦的他,將“生意經”念到了村里,盤算著如何更好地利用村資源,為自己謀利益,讓家人有面子。

            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深入實施,佛堂村向上爭取的項目越來越多、村級工程越來越多,向周水明請客送禮的人也漸漸地多了起來,這其中就有某工程老板羅某。在佛堂村某土地平整項目中,羅某為得到周水明的關照,一次性送出現金3萬元。

            面對真金白銀的誘惑,周水明的第一反應是“這是我給他幫忙后,他還我的人情”,收錢也變得理所當然了,完全將父親“做人要走正道,才能經得起社會的考驗”的諄諄教誨拋之腦后,發展村莊和服務百姓的初心在一次次的權錢交易中進一步腐化變質。

            用公權謀利  對上不管對下不顧 

            貪心蒙蔽初心,周水明變得愈發恣意妄為,甚至干起了損害村民利益的事。

            2018年至2019年,佛堂村雇用了4名村民參與“非洲豬瘟”疫情值守,補貼標準為每人每天100元。不久后,周水明得知鎮里發放的值守補貼為每人每天150元,隨即以村集體經濟薄弱為由和村民商量,想當然地截留了多出來的補貼共計35000元,用于支付村里的無法報銷的餐費、煙酒等非正常開支。

            克扣群眾財務,漠視群眾利益,群眾看在眼里,反感在心里,周水明渾然不顧。除此之外,他還無視上級政令。江山市開展農村基層“三亂”問題專項整治工作,對村干部禁止插手工程的相關紀律要求三令五申,周水明不僅執行不到位,更是帶頭違反,把“黑手”伸向了村里實施的工程項目。

            因賀村鎮土地綜合整治工作需要,佛堂村以整治松材線蟲病名義自行組織了招標,對區塊內農戶山場所有松木進行砍伐。村民吳某了解情況后,以熟悉項目具體操作為由,找到周水明要求參加招投標。為了確保與之早有交情的吳某能中標,周水明采取串通招投標方式進行了暗箱操作。

            開標前,周水明召開村兩委會議,推薦吳某實施該項目,并提前商定好標底價。會后,周水明立馬將標底價透露給吳某,還讓吳某找一些熟悉的人共同參與投標。在招投標當天,周水明要求3名村干部擔任評委,讓他們以原先定好的價格填寫標底。在周水明的一番“操作”后,吳某順利中標并實施了該項目。

            事后,吳某為感謝周水明及其他村干部給予的關照和幫助,向周水明行送25000元現金,向其他5名村干部行送2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現金。

            靠公權生財  富了自己負了組織

            從破紀到破法,周水明在貪欲的漩渦中越陷越深,這也加速了他村支書生涯的終結。

            某公司老板吳某某為與周水明搞好關系,以便在村級管理工作中得到周水明的關照,便以介紹的名義幫助周水明以低價購買了江山某小區兩套房子用于投資掙錢。之后因為購買的房子并未升值,周水明便通過吳某某幫忙按原價退回了其中一套房子的購房款。

            因在投資房產一事上未實現讓周水明掙錢的初衷,吳某某在其個人及公司不缺資金的情況下,向周水明提出借用退回的購房款。周水明心領神會,拿出退回購房款中的60萬元,以月息2分利潤出借給吳某某。吳某某以此方式向周水明行送人民幣共計28.8萬元。周水明也“知恩圖報”,利用兼任國土協管員身份,為吳某某在建房簽字審批、違建處置、群眾糾紛處理等方面給與關照。

            2022年3月,組織根據掌握的線索找到周水明談話。但當時周水明抱著僥幸心理,只選擇性地交代了部分問題,并在談話之后的次日一早將收受的錢款退還給了行賄對象,以為這樣就可以“瞞天過?!绷?。觀望了一段時間后,自認為相安無事的周水明,再一次向該行賄對象索要錢物。

            不知悔改錯上加錯,最終等來的是高懸利劍無情斬落。2022年11月,江山市紀委監委對周水明立案審查調查并對其采取留置措施。經查,周水明因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財物;違反群眾紀律,克扣群眾財物;違反國家法律法規,串通投標,職務侵占;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價值共計人民幣46.79萬元。2022年8月,周水明被免去賀村鎮佛堂村黨支部書記職務,責令辭去賀村鎮佛堂村村委會主任職務。2023年3月,周水明受到開除黨籍處分,其違紀所得予以收繳;同年4月,周水明因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4.5萬元。

            作為村級“一把手”,周水明霸道行權,任性濫權,向工程項目伸“黑手”,動村民“奶酪”,把權力當“生意”,是鄉村振興領域的“蠅貪蟻腐”。村級“一把手”要明白自己手中的權力來自哪里,又該為誰所用。正如周水明在懺悔書中寫道:“做人要走正道,如果凡事一味地為自己謀利益著想,那么其結果肯定會不告而終的。血可出、淚可流,貪欲千萬不可有,否則會讓人終生后悔到白頭?!?/span>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doZoom(16)">大
          返回】【打印】【關閉